ewin娱乐棋牌

漫步护城河畔

付金平

发布时间:2019-08-30  点击数:97



微信图片_20190830150649.jpg


故宫旁的护城河,记不清多少次经过了,每次往潋滟水波中投去淡淡一瞥,便匆忙远去。这是条既特殊又普通的河流,特殊在于礼制上担负着守卫昔日帝国权力核心的“重责”,普通在于其实只是一湾无甚特色的浅水,居于著名景区,每日被汹涌人潮拥绕,却很少有人真正对她驻足观赏。

一个初冬的下午,阳光普照,我在故宫东侧办完差事,一看时间尚有闲余,便钻进胡同,向东华门信步而去。北风呼啸,落叶飘飞。古诗云“秋风吹渭水,落叶满长安”,为描述千年前长安城的深秋景色,尽管萧条异代、物殊人非,却无意成了初冬时节京城的一纸素描。在护城河的一处拱桥上稍事停留,看着枯黄的柳叶在薄冰上随风奔跑,嘎嚓之声纷至耳畔。落叶在北风的驱使下朝南边聚集,在桥墩处汇成一条细小的黄带。这些落叶中,先来者在冰下,时而轻轻摇荡,随后的结在冰中,不得动弹,后至者覆盖其上,还可随风移动,但不论如何,都已葬身河中,春天一到,冰雪融化时,便随流水而去,前往未知的所在,或许其时已腐烂于水中,形迹难寻。

微信图片_20190830150744.jpg

随后沿护城河漫步,看着一小滩河水还未结冰,蜿蜒流淌。河上细小的波纹如一条条游动的小鱼,整齐排列着朝前移动,再往后波纹间距愈来愈大,同时起伏也愈大,恍若一匹柔软的白绢飘舞于微风中。此时阳光灿烂,水面上粼光点点,如映照着的夜空繁星。古诗云“余霞散成绮,澄江静如练”,若借来描述眼前这条狭长的水流,不妨为“日光散成绮,澄江动如练”。春天的时候,河畔该是一派垂柳依依的景象,可此刻,柳条疾风劲舞,泼水般将枯叶撒向风中。这些枯黄的柳叶旋转飞腾于日光中,绚烂辉煌,如在空中燃烧,之后落到河面上,开始下一轮漂泊。

柳条飞舞之际,松柏却岿然不动,是否因它们矗立宫墙之下而习染牢固的秉性?可曾对柳条的千娇百媚心生不屑?垂柳装饰河流,松柏助力宫墙,后者似乎更恭敬于护卫之职。巍巍宫墙之上,红柱高擎,檐角飞天,映衬着另一侧皇宫大院的殿高廷深,金碧辉煌。多少个日夜,曼舞笙歌越墙而过,在河面上撒下靡靡温情;松柏细柳因日复一日的觥筹交错、推杯换盏而醉显酡颜;浓妆彩袖散发的团团香气也会让觅食而过的夜鸟昏昏倦飞。而边关报急、朝堂舌斗、龙颜大怒甚或后宫嫔妃的勾心斗角,或许也会让这条守卫帝国神经中枢的河流水波激荡,让河畔的垂柳蔌蔌发抖。

这河畔的石板路,不知留下多少三教九流的芜杂足迹。有王孙贵胄春风得意、策马扬鞭,便有寒门子弟踽踽独行、感时伤怀;有才子佳人在月光下吟风弄月,便有落寞游人在余晖中低首静思。那些跋山涉水而来决意一逐京华梦的他乡之客,当他驻足桥头、凭栏远眺时,萦怀其心田的是故乡老母的两鬓风霜,还是闺中爱人的痴情幽怨,抑或勾栏瓦肆中与酒友笑看风云的放浪时光?那些意态娉婷的女子,闲庭漫步时,可曾因往事倏忽涌上心头而让泪水溯回而上,浸湿眼角,甚至夺眶而出?这宫墙之下、河流之上,曾漂浮过多少生动的面孔,他们或得意、或幸福、或悲戚、或痛苦,将满腹愁绪付诸面前的河流,将一腔心事说与岸边的细柳,将浩然喟叹撒向风和日丽的天空。

雕梁画栋依然,可早已朱颜改。物是人非,只有阳光、北风和飞鸟留下的倒影,似乎千年不变。多愁善感如我辈者,试图搜寻过往时光中如梦似幻的曼妙丽影和苍凉转身,而抓住的无非是斜阳反照下的惊鸿一现。也正因此,这条河流的过往无论悲喜何其深沉、感慨何其厚重,并不将沧桑过多施加于我们这些渺小如尘的凡夫俗子,北风也因为阳光的过滤而不至于凛冽刺骨。她向身旁川流不息的芸芸众生投来的,只是淡定从容的目光。

风继续吹,行走于宫墙与河流之间,渐渐进入那个已营造千年的帝都之梦,时空的屏障轻薄如纸,访古的盛意如潮水般弥漫于宫阙的各个角落,沉静许久的心弦渐次拨动,油然升起几缕萧瑟豪气。我依旧漫步,行道上仿佛只剩我一人,所有这一切——宫墙、河流、落叶、北风……也仿佛只赐予我一人。此刻,他们如太初时干干净净,不沾染一丝尘世污浊,纯然在营造一个晶莹剔透的世界。我静静走着,内心一片澄明,沉浸在极大的幸福中,像个尚未涉世的孩童,独自听着那些天籁。